蘇州普瑞特醫療器械有限公司

Protect—蘇州普瑞特醫療器械有限公司 德國原裝進口鉛衣(REGO)英國超輕鉛材料鉛衣

聯系普瑞特

銷售一部:0512-6879 7339 銷售二部0512-6272 3858

    蘇州普瑞特醫療器械有限公司

  • 地 址:蘇州吳中區蘇同黎公路3353
  • 聯系人:吳經理
  • 手 機:13814837378
        18151101588
  • Q Q:1482234877
  • 傳 真:0512-68797331
  • 郵 箱:13814837378@163.com
  • 網 址:www.aircuttack.com

在強輻射下含淚堅守 醫院拍MV致敬“鉛衣玫瑰”

  日期:2016/7/7 10:20:10 人氣:1892
在強輻射下含淚堅守 醫院拍MV致敬“鉛衣玫瑰”

她們暴露在儀器、射線下的時間甚至比醫生更長。

  紅網長沙12月18日訊(時刻新聞記者 洪雷 通訊員 周瑾容 周蓉榮)身穿20多斤重的鉛衣,平均五六個小時的站立,單次手術暴露在強如1000次X光片的輻射下……這不是《鋼鐵俠》里的托尼斯塔克的橋段,也不是《綠巨人》里無敵浩克的瘋狂,而是介入手術室里嬌弱而普通的放射護士真實的工作寫照。為搶救病人,這群白衣天使幾乎是用自己的生命換取患者的健康,她們被譽為盛開在超強輻射下的“鉛衣玫瑰”。

  12月18日,中華放射學會第一屆放射護理學術大會在湖南長沙舉行。開幕式上,由湖南省人民醫院策劃、作詞、演唱,由該院放射介入護理人員及家屬本色出演的《鉛衣玫瑰》MV首發。寫實而震撼的場景、悲情而動人的幕后,讓現場2000多名參會人員感動落淚。記者也借此,走近了這群身穿“盔甲”、與輻射共舞的“鉛衣玫瑰”。

  

  有多危險?

  做一臺手術相當于拍1000次X光片

  隨著現代醫學的發展,疾病的治療手段不斷創新,其中創傷性小、并發癥小的介入醫學逐步受到重視。如今,為了讓患者避免開刀,一些醫生選擇給病人做介入手術,通過微創手段達到更好的效果。

  問題在于,介入手術不得不在強輻射下進行。無論是醫生還是護士,每次手術都必須頭戴鉛帽,身穿二十多斤重的鉛衣,脖子上還套上鉛圈。即使這樣,一臺手術下來,所“吃”的射線相當于普通放射科醫生護士一年的量。為了守護病人的生命與健康,她們承受射線的輻射,奮戰在手術室,雙手和胳膊常年暴露在X光下。

  “我們一邊‘吃’射線,一邊做手術。一臺心臟介入手術一個小時,一臺腦梗手術一個半小時,每次做完手術,脫掉鉛衣,發現手術服被汗水全浸濕了。”湖南省人民醫院介入血管外科醫生姚袁暉此前接受采訪時說。

  鉛衣護士李菊花坦言:“患者檢查身體時,會盡量避免拍胸片,擔心有X射線輻射。而我們常年要在X射線的環境中工作,介入醫生平均一臺手術接受的輻射量相當于拍1000次X光片,一年下來相當于拍了50萬張X光。”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她們是在用自己的生命換病人的生命。

  深情講述

  護士長李玉輝:累得昏倒了爬起來,連續工作16個小時

  

  湖南省人民醫院介入手術室外,有一個專門的衣服架,上邊掛著不同顏色的防輻射鉛衣。一整套鉛衣看上去像連衣裙,加上鉛圍脖,醫護人員的關鍵部位都能得到一定的保護,但手術操作時,醫護人員的雙手、小腿以及頭部都暴露在射線下。

  正因為如此,介入護士不同于普通的護士,她們是介入手術室里經過特殊培訓后,獲得了放射證和介入培訓證的專業護理人員。目前,湖南省人民醫院共有11名介入手術護理人員。這11位“鉛衣玫瑰”承擔了該院介入復合手術部的全部手術。

  護士長李玉輝就是其中一員。采訪約了很久,剛剛坐定,手機鈴聲就不斷響起,她飛速地安排完各項工作,謙虛地說:“我們手術室所有的護士都一樣,我沒什么特別的。”介入復合手術部每天的擇期手術常常達40臺,李玉輝早晨7點開始工作,為確保手術病人的術中安全和介入耗材的及時使用,精神高度集中,常常顧不上喝水和休息。

  今年上半年的一天,李玉輝持續工作到下午3時,突然暈倒,其他護士幫忙搶救時,脫掉她身上的二十多斤的鉛衣后,發現她已是頭發浸濕、汗流浹背。經上氧、補液等處理后,李玉輝恢復意識,科主任下令讓她休息,她卻說:“手術沒有結束,我不能下班!”隨即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中。直至晚上11點,所有手術做完,李玉輝才拖著沉重的步伐離開手術室,此時她已連續工作16個小時。

  女主角何喜美:我才30歲,卻像個老太婆

  何喜美是《鉛衣玫瑰》MV的女主角,采訪中她向自己打趣道:“我才三十出頭,就已經患有嚴重的腰椎間盤突出了。無意中我就會捶捶腰,同事都笑我像個老太婆。”

  何喜美告訴記者,她是一年前調來介入復合手術部的。她也是來了之后才知道,介入護理如此艱難。

  “我自己體重也就50公斤,第一次穿上鉛衣的時候,走路都很困難。”何喜美工作很出色,調到介入手術室才1年,現在幾乎可以跟臺所有的介入手術。但她也有自己的遺憾。2015年過年,她一個人值了5天班,正月初一從早上8點工作到晚上8點,做了6臺急診手術。國慶7天假,她上了6天班,最多的一天做了10臺手術。“家里人都想留我一起過年,但我想,科室和病人更需要我。”停了一會,何喜美眼角泛起淚花:“只是心疼我的小孩,上次幼兒園中班,親子運動會中,全班同學的爸爸媽媽都陪孩子參賽了,只有我的孩子沒人陪。”

  今年5月22日,是女兒的生日。一個多月沒見女兒的何喜美想趕回常德老家陪孩子過生日,因頭一天加班太晚,沒休息好,早早起床開車上高速,路上出了車禍,車輛完全報廢,幸運的是她只有輕微腦震蕩和臉部擦傷。“我總是想,能這么幸運,一定是和我的工作性質有關,護士經常救死扶傷、幫助別人,上天才會這么眷顧我。”

  護士李菊花:為搶救病人,站在了輻射最強的地方

  聽了她們的故事,記者忍不住問:“是什么力量支撐著你呢?”

  “也沒什么,就是要把事情做好。搶救病人是很緊急的事情,來不及想那么多。”李玉輝說道。

  “的確是來不及多想的。”一旁的另一位鉛衣護士李菊花接過話,“在手術的過程中,一般醫生都在全身心地投入治療,關注手術過程,對于病人的生命體征,護士重點負責監測,要有預見、應變和急救能力。當病人突發卡血、嘔吐等狀況時,為避免吸入性肺炎和窒息,護士必須走出有鉛屏罩的防護,站在最靠近DSA機頭的地方,也就是射線量最大的地方進行救治。這讓我們比醫生受到的威脅更大。”

  “你們會擔心嗎?”

  “當然會,但真正出現緊急情況時,根本來不及考慮那么多,只要病人不出狀況就好。考慮得太多,會來不及救人的。”

  李菊花告訴記者,雖然鉛衣有二十多斤重,但很多時候即使沒有手術,她們也不敢脫下來。“醫院已開通急性心梗、蛛網膜下腔出血救治急診綠色通道,還有很多血管疾病都很危急,我們必須隨喊隨到,分秒必爭,鉛衣穿脫費勁,為了搶時間,我們不敢脫。”

  鉛衣也只能保護身體重要部位,手、腳、臉部都暴露在外,這導致李菊花經常會感全身乏力、頭昏、精神差等。李菊花坦言,白細胞數量驟減、掉頭發、經常感冒、靜脈曲張、肩頸勞損等,簡直就是這群“鉛衣人”的常見病。

  副院長向華:拍MV,向“鉛衣玫瑰”致敬

  “介入醫生辛苦、不容易,可是,還有比我們更辛苦、更不容易的人,她們就是介入護士。”知名介入血管外科專家、湖南省人民醫院副院長向華教授動情地說:“介入護士在工作之外也是最普通的人,她們是孩子渴望時時陪伴的母親,是丈夫眼中千嬌百媚的妻子,是父母身邊撒著嬌的掌上明珠,但她們不得不以嬌小瘦弱的身軀,同樣和我們一樣穿著二十幾斤的鉛衣,每天堅守在布滿射線的手術間,陪伴、配合著我們做手術、救病人。皮膚變老了,兩手變粗了,腰椎勞損了,雙腿站腫了,我從來沒看到她們哼過一聲,抱怨過一句。她們,就是在我們身邊默默綻放著的玫瑰,芬芳四溢,卻總是默默無聞。這便是《鉛衣玫瑰》的創作初衷。”

  目前并沒有能夠完全抵抗射線輻射的辦法,醫護人員只能長期暴露在輻射范圍下,并盡可能地降低輻射損害。“坦白講,我以前非常挑食,但現在不一樣了,為了身體健康,什么都得吃。”何喜美說,除了自己在工作生活中注意改善飲食和生活習慣,醫院也對介入手術室工作的人員的射線輻射量進行監測。“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放射計量卡,會定時收上去進行檢測,看放射量有沒有超標。”

  據中華放射護理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、湖南省人民醫院副院長秦月蘭介紹,像何喜美這樣的介入護理人員還有很多,他們長期站在手術臺一線,禁受輻射損害,是在用“生命”搶救“生命”。“我們希望通過成立放射護理專業委員會,在保證病人診療安全、提高放射診療效果的同時,加強醫務人員的自我防護、確保醫護人員的安全。”
快三注册平台官网_快3注册平台_官方快3平台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