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州普瑞特醫療器械有限公司

Protect—蘇州普瑞特醫療器械有限公司 德國原裝進口鉛衣(REGO)英國超輕鉛材料鉛衣

聯系普瑞特

銷售一部:0512-6879 7339 銷售二部0512-6272 3858

    蘇州普瑞特醫療器械有限公司

  • 地 址:蘇州吳中區蘇同黎公路3353
  • 聯系人:吳經理
  • 手 機:13814837378
        18151101588
  • Q Q:1482234877
  • 傳 真:0512-68797331
  • 郵 箱:13814837378@163.com
  • 網 址:www.aircuttack.com

直擊:醫院里的“鉛衣人”

  日期:2016/7/14 10:05:37 人氣:1631
摘要:一件件沉重的鉛衣、X光射線下的連續輻射,在被人們稱為“白衣天使”的醫護人員中,有這樣一個特殊的群體———“鉛衣人”,因為工作的特殊性,他們需要在血管造影機放射出X光射線的手術室里工作,長期與人人都避之不及的X光輻射為伴。

網易河北訊 “五一”小長假,是勞動者的節日,很多勞動者走下工作崗位,或走親訪友,或休閑旅游,盡情享受假日帶來的愜意。但為了整個社會的正常運轉,我們身邊還有這樣的群體,他們因為工作的特殊性和重要性,假期依然堅守在崗位上,在他們看來,假期與平時無異,甚至更加繁忙。更為重要的是,除了沒有節假日的休閑之外,他們更需要承受著特殊工作環境給身體帶來的各種危險和傷害。

今年“五一”假日期間,記者選擇了這樣一群與人們生活密切相關,卻又很少被大家所關注的勞動群體,走近他們,在勞動節這個特殊的日子里,記錄他們工作的點點滴滴,傾聽他們內心的呼聲,感受他們用自己特有的方式慶祝節日的歡愉。

與輻射為伴 為健康保航

一件件沉重的鉛衣、X光射線下的連續輻射,在被人們稱為“白衣天使”的醫護人員中,有這樣一個特殊的群體———“鉛衣人”,因為工作的特殊性,他們需要在血管造影機放射出X光射線的手術室里工作,長期與人人都避之不及的X光輻射為伴。在這個特殊的環境中,醫護人員一邊“吃著”射線,一邊幫助手術臺上的病人追趕健康,而一個復雜介入手術所產生的輻射量,就相當于拍攝胸片上千次。為避免過多輻射,工作中他們需要穿上特制的防輻射服——— 重達十余公斤的鉛衣,也因此,他們被稱為“鉛衣人。”在這個勞動節,記者走進石家莊市第三醫院導管手術室,記錄了這里平常而又不平凡的醫護群體工作的點滴。

直擊:

20余斤重鉛衣一穿數小時

4月30日上午9:30,石家莊第三醫院導管手術室外的更衣室中,心血管內科副主任劉志紅正在進行著術前準備。在這個更衣室內,記者看到一個特制的衣架,上面掛著許多像馬甲和圍裙一樣的衣服:“這就是鉛衣,進手術室之前都必須穿上。”從2000年該院開創介入治療開始,劉志紅就在這個崗位上,算是醫院里最早的一批“鉛衣人”,至今她已經在這個崗位上工作了14年:“通俗地說,導管介入手術就是借助X光照射顯像,醫生可以看著影像為患者進行精確手術。這種治療方式最大的優勢是微創,可以大大降低病人的痛苦和風險,但醫生卻要在輻射環境下操作。”劉志紅一邊換著衣服,一邊向記者介紹著自己的工作性質。

為了自我保護,只要進行介入手術,醫生都必須進行“全副武裝”,鉛帽、鉛圍脖、鉛衣,以及特制的眼罩等等,全套裝備至少達20余斤:“現在鉛衣做成分體的了,而且經過不斷升級如今已經輕了不少,最早時一件鉛衣就得三四十斤重。”劉志紅告訴記者,心內科導管介入手術中最普通的就是心臟冠脈造影,一般只需要一小時左右,但遇到慢性閉塞病變的患者,一臺手術進行上五六個小時也是常事兒,這種情況下他們就需要一直穿著這身裝備。

為了體驗醫生們負重的工作狀態,在護士的幫助下記者穿上了沉重的防輻射服——— 鉛衣。剛上身,記者就覺得抬腳有點吃力,走路更是明顯晃蕩;再戴上帽子及含鉛圍脖后,突然感到整個人有些昏沉,身體都撐不直。僅僅幾分鐘之后,記者就有些氣喘吁吁了。劉志紅說,一些剛剛進入科室的年輕醫生,因為適應不了沉重的鉛衣,一臺手術下來就幾乎虛脫:“我們這體魄都體是高壓之下練出來的。”|

危險:

邊“吃”射線邊搶救病人

采訪中記者發現,在導管介入室工作的醫護人員身上都會佩戴一個綠色的小牌子:”這個是輻射劑量監測牌,手術中它會監測人體接收的輻射劑量,每隔兩三個月,我們就會將監測牌交給職業病防治所測量,如果輻射劑量結果顯示超標,那么該牌所屬的醫護人員就必須休養一段時間。”一位導管室的護士告訴記者,但如果有急癥病人,醫生卻常常忘記帶這個小小的監測牌。

10:00,術前準備完畢,劉志紅全副武裝走進手術室,當天她要為一名60多歲的男性患者進行心臟冠脈造影手術,為了免受輻射,她讓記者留在介入控制室:“這里的墻、玻璃都是特制的,含鉛,可以防輻射。”隔著玻璃,操控影像的年輕醫生告訴記者。

幾分鐘后,控制室里的監控影像上顯現出一根細細的導管深入病人的心臟附近,“現在正在通過X射線手術顯影,這個時候輻射是最大的,劉主任現在就開始‘吃線’了。”

一個小時之后,手術結束,劉志紅走了出來,脫下鉛衣記者看到,她里面的手術服已經濕透了大半:“這還算好的,今天的手術時間不長,這鉛衣密不透風,不管冬天還是夏天,只要做手術衣服就得濕透,有時候都能擰出水來。”

代價:

長期“吃線”免疫力低下

“輻射對身體不好,這人人都知道,經常被輻射的部位也容易發生病變,像皮膚長期被照射,就會增加神經性皮炎甚至皮膚癌的風險,而我們科最常見的就是血象異常。”劉志紅說,對于剛進科室的年輕人來說,白細胞一般會異常增多,但隨即就是下降。

劉志紅說,由于射線對細胞殺傷力極大,由于長年累月在高輻射的環境下工作,在放射科工作的醫務人員白細胞都會比正常人偏低20%左右。由于白細胞少,人體免疫力就會下降,很容易感冒,而且經常感覺頭暈乏力。

此外,作為女性,多年來劉志紅的例假都嚴重失調,有時候例假一來就是半個月:“中醫說是嚴重的氣血兩虧,不過干我們這一行,就算帶著例假有手術也是照常上。”雖然每年接觸射線的醫護人員都會接受職業病防治所的體檢,凡是檢查結果異常的,醫院會建議休息或是離開這個崗位,但因為培養一個成熟的介入科醫生需要五六年甚至七八年的時間,所以一般醫生選擇了這里就等于選擇了終身職業,很少有輪崗一說,“除非身體真的不允許了,像我們科室的同事們,雖然白細胞都普遍偏低,免疫力低下,但大家還都是堅守在手術臺上。”

壓力:

手術天天有 休假成奢望

記者了解到,導管介入手術最突出的特點就是微創,創傷小:皮膚創口僅為2毫米左右,可以大大減少患者的痛苦。進行血管造影術的病人,在手術結束之后甚至可以直接下床行走。劉志紅說,這種介入技術對心臟、腦等并發癥比較嚴重的患者,是很有利的一種治療手段,因此也一定是將來醫學發展的必然趨勢,而她,也一定會在這個領域一直鉆研下去,并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。

談起目前最大的愿望,劉志紅半開玩笑地說,她最希望生產X光機設備的廠家能更加精益求精,制造出對人體傷害更小的機器用于臨床:“這樣我們‘吃線’不也就少了嗎。”事實上,在她看來,如今的工作環境已經好了很多:“現在我們用的都是世界上最先進的儀器,比起最初的老式機器,射線已經降低不少了,而且鉛衣也是越來越輕。”

采訪中記者獲悉,雖然國家規定介入手術的醫生們每年應該有一個月的特別假期,可由于科室人員緊張,他們很少能真正休假:“我已經記不清多長時間沒有連續休假了,畢竟病情大于一切,有患者我們怎么可能放心休息。”劉志紅說,心內科的導管介入手術幾乎每天都有,多的時候一天四五臺,僅去年一年他們科室介入手術就做了400余臺,而該科室只有11名醫護人員,因此大家都很少休假,即便是倒休期間,遇到急癥病人再返回手術室的事兒也是家常便飯。談到“五一”假期,劉志紅笑笑說:“什么假期不假期的,只要輪休的時候能踏踏實實在家睡一覺就滿足了。”
快三注册平台官网_快3注册平台_官方快3平台注册